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在办公室跟校长干
在办公室跟校长干

在办公室跟校长干

李红军的校长办公室在这一层的楼道尽头,原来是新职的小会议室,重新翻修后改为校长办公室。一进门我就发现这办公室面积很大,分内外三间,最外是办公区,所有办公设备、用品一应俱全,他说得没错,都是现成的。里面一间是会客厅,真皮沙发、茶几、壁挂电视、饮水机样样不少,最内间是他个人办公室,书柜、大班台、大班椅十分气派,整体装修也显豪华,纯木地板,环保墙纸,水晶吊灯十分考究。他指着办公区说:「小丁,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我笑着点头,随即我俩走到会客厅沙发上坐下,他正面而坐,我则侧身坐在他旁边。

  「唉!小丁,我是真想不到,你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别看咱俩年纪相仿,但思想境界上的差距可是不小啊!」他说着,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红着脸点头:「所以我才想依附在您身边,时时刻刻听您教导。」他看着我,目光里闪现异样,笑了笑说:「其实我倒真想了解一下你会怎么做?也见识见识你到底堕落到什么地步?这样我才能有针对……性的教导你,对不对?」

  他故意断句错误,摆明了是给我暗示。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试探性的问:

  「校长,要不我现在给您展示一下?」

  他眼睛发亮,点头:「好!很好!我看这样,咱们不如效仿古人,古人有『银针试毒』咱们可以变换一下思路,用我身体自带的『肉针』来试你思想上的毒,只不过我这『肉针』可比那银针粗长了很多!你要有思想准备。」我听他说得有趣儿,不禁「噗哧」笑出声:「校长,您真是才华横溢用这么浅显的比喻就让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先试哪里?」他微微点头反问:「小丁,你这张嘴只会吃饭说话吗?」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先是把衣服脱光,然后跪在他两腿间解开裤带,他任由我动作,把头往靠背上一躺开始享受。脱去裤子和裤衩儿,我仔细观察,双腿间当啷着一根儿粗长的黑鸡巴,鸡巴毛儿又短又硬蓬勃生长到了小腹,圆滚滚的鸡巴头儿散发着骚味儿,我皱皱眉,低下头张开小嘴儿含住细细品唆起来。

  「噢……小丁……你果然很堕落!……噢……嘶……噢……噢……」校长撕去伪装展示男人本色。我并未理会,只是上下伸缩,卖力给他唆鸡巴。他把手放在我头上一下下使劲儿往下按让鸡巴能每次都通过嗓子眼儿。没一会儿,鸡巴彻底硬了,我吐出鸡巴头儿,只见怒睁铮的已然开始冒水儿忙用小手握紧鸡巴杆儿上下轻撸,他缓缓点头,满脸舒服看着我说:「小丁,刚才啊,我体会了一下你的唇舌,果然当得起『口齿伶俐』四字!不过也正因如此更增加了我的决心!我觉得非常非常有必要频繁的、有力的深入到你的内部看一看,逛一逛,而且到最后,还要给你留下点东西!这就好比是到人家里去拜会,不拿点『礼物』像什么样子?但是啊,现在我有点幸福的烦恼,因为我知道你有两条路可供我深入,一条是光明正道,大多数人都走,乐此不疲。还有一条,蜿蜒曲折但别有洞天!而且这条路有时不仅很『干燥』且还散发『异香』虽然走的人不多,但走过的人都知道那是种别样趣味!你说,我该走哪条路?」

  我认真听着,忙正色回答:「校长,有句话叫『大路条条通罗马』您何必征求我这个工具的意见?喜欢走哪条路完全随您心愿,但既然您给了我这么个宝贵的发言机会,那我想多说两句,我对您充满期待!因为我觉得您无论走哪条路都能让我拜服,刚刚,我用嘴与您的肉针进行了一次亲密无间的对话,承蒙您错爱,给了我『口齿伶俐』的评价,但我更想说的却是您独特肉针带给我的震撼感受!

  他是如此的坚挺雄伟!分泌出的蜜汁如甘甜雨露!轻轻吸吮让我陶醉,展卷中让我迷魂!我就像一朵饥渴很久的花朵,迫切急需您雨露的滋润!」他听完非常舒心的点头:「小丁啊,你的这种迫切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你已经堕落下贱到令人震惊的地步!所以我才要积极挽救你。但是咱们接着刚才的话讲,假如我选择了那条蜿蜒曲折的路径,只担心会让我的肉针蒙尘啊!我是怕被你身体里的流毒弄脏,你说这可怎么办?」我领会其意思,忙正色说:「校长您放心!我虽然堕落下贱,但还是有敢作敢当的气节!如果我体内的流毒使您蒙尘,则我定为您一口一口舔干净!请您务必相信我!」

  他要的就是我这话,一拍大腿冲我说:「小丁!好!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来,你摆个姿势让我看看是否方便进入你身体?」

  我忙扭过身背对他蹭到对面沙发跟前,上身趴在沙发上,下身跪在地上,两手伸到后面用力扒开屁股,顿时露出黄褐色的屁眼儿,他忙凑过来往手指上吐了口黏唾抹在屁眼儿然后跪在我背后把鸡巴头儿顶住轻轻往里送,他哪里知道,我这屁眼儿早被赵帅他们开发过,弹性十足,松软有度,鸡巴头儿刚一使劲儿竟然滑进去了!

  「噢!……小丁!……你里面果然很热!……噢……」他边说边前后抽动。

  「嗯……校长……我……我能感受到您谆谆教导之情!……是多么的……真诚!热烈!……啊……」我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摆动。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人敲门,同时响起郭达的声音:「校长!方便进来吗?

  我有事儿……」不等李红军回话他已推门而入。瞬间,我就觉一只大手掐住我的后脖子使劲儿往下按,我顿时把脸埋入沙发。李红军一手按定我,屁股更加急速抽插,却平静的问:「老郭,有什么事儿?你就站那儿说吧。」郭达何尝看不到?只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问:「校长,刚才忘了和您沟通了,就是机房采购新设备的事儿,在会上提过的,校委会已表决通过,就差您签字。」

  李红军道:「哦,这事儿我知道,把文件给我。」郭达靠近递过文件,李红军顺手把文件摊开放在我后背,刷刷点点签了字,除了签字时他将鸡巴深深插进屁眼儿里停住以外,自始至终都快速操着我。

  「还有事儿吗?」李红军重新动作,问。

  也不知郭达是有意无意,竟站在那儿闲聊起来:「校长,关于咱校自行车车棚改造的事儿您是不是考虑一下?我已提出多次了,现在老师们反映车棚老旧,铁架生锈严重,到了雨季漏雨,一刮风就摇晃……」李红军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郭主任!这事儿是你该管的吗?你抓好教学工作就可以了,车棚的事儿校委会会考虑!我希望你能分清工作职责范围!」郭达听这话「嘿嘿」笑了两声说:「校长,您说得也对。的确不是我本职范围内,但我这也是收集了下面教师的意见才提出的,我是教务主任,总览全局,除了抓教学工作,是不是也有桥梁的作用?下面教师有意见,我怎么能视而不见?

  听而不见?年初的时候我就提过一次,入夏后又提过一次,眼看雨季将至,迫在眉睫啊!校长,您就给个痛快话!改还是不改?」他俩这么一对话,我明显感觉屁眼儿里的鸡巴逐渐变软,看来郭达是故意搅和!李红军何尝不明白?他急得干挺了几挺但丝毫不起作用,最终软哒哒的鸡巴被挤出来!

  李红军脸色逐渐阴沉,忽的皮笑肉不笑说:「行!老郭,真有你的!……我看这样……车棚改造的事儿就全权委托你去办,需要多少预算,多少人工,多少材料回头你打个报告上来,我批一下。你看这样如何?」郭达沉默半晌,笑:「那好,既然校长委托给我,我则一定尽力!您忙着,嘿嘿。」说完,他走了。门刚一关上我忙抬起身回头看着李红军:「校长……这?」他脸色阴沉,点点头:「小丁,你这位老领导啊……嘿!」我赶忙俯身跪趴在他双腿间,张口含住他软哒哒臭烘烘的鸡巴用力吸吮,可愣是没见起色,看我给他唆了干净,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说:「算了,我心里有事儿,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把衣服穿上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