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变化的妻子
变化的妻子

变化的妻子

第二天,老周中班。

  妻子先老周一步上班去了,身上还穿着中学的校服和运动鞋。

  她这个样子到了学校,不会出乱子么?

  老周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尾随妻子来到学校。

  远远的,老周看到门卫老张跟穿着校服的妻子打招呼,路过的同学纷纷驻足向妻子问候「老师好」,完全没有半点违和感。

  老周定了定神,远远叫道:

  「周蕙!」

  妻子转过身,看见老周从远处跑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

  老周从兜里掏出一副黑边眼镜,亲昵的给妻子戴上——这副眼镜是那个女孩的,妻子本来是不戴眼镜的。

  「哟,小两口这么腻歪,这是要给谁看呐!」

  说话的人是妻子的领导,语文教研组的主任,是一个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前几年跟老公离了婚,人倒是不坏,就是喜欢开别人的玩笑,说话总是没轻没重的,老周不是很喜欢她。

  不过她的身材长相,那可真是没得说,瓜子脸,大胸脯,小蛮腰,一双腿又长又直,再配上高跟鞋和黑丝袜,摇曳生姿,步步风情。

  要不是她那噎死人不偿命的性格,估计她老公打死也舍不得跟她离婚。

  出于礼貌,老周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对方眼神中充满了戏谑,恰好被老周看了个正着。

  「老公,你快回去吧,下午还得上班呢。」

  妻子戴上女孩的眼镜,微笑着跟老周告别。

  看样子,的确只有自己能看到妻子的变化,这下老周彻底放了心。

  妻子变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女,似乎也不赖呢!

  ……

  下午上班的时候,静下心来的老周又回味起昨夜发生的种种,少女年轻身体里蕴含的温度和激情在老周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人心驰神往。以至于到了下班的时候,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幕幕还像幻灯片一样在老周眼前不断浮现,撩拨着他悸动不已的心弦。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平时节俭惯了的老周难得奢侈一把,直接打车回家。

  还没进家门,老周的声音已经传进屋里:

  「老婆,我回来啦!」

  玄关处,老周火急火燎的脱着鞋,却在鞋架处发现一双从未见过的大红色细高跟鞋,鞋跟的高度超过10cm,细得好似一根针,翻过鞋底露出标牌:

  JIMMY CHOO

  老周当然不认识这个牌子,但以老周浅薄的见识,大概也猜出了这双鞋的价格恐怕不菲,妻子是绝对不会买这样的鞋子的,同时老周也不认为身为中学生的女孩会有这样的鞋子,显而易见,妻子又换成别人了。

  老周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卧室的门,「妻子」一如往常一般窝在床上看平板电脑,模样却是大变样,既不是妻子本来的样子,也不是女孩的样子……这不是妻子学校的领导,语文教研室主任么?

  「老公,你回来啦!」

  还是熟悉的配方,完全不熟悉的味道!

  原来那个女人,温柔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了昨天的经验,老周镇定了许多。他一边故作轻松的和床上的女人聊着家常,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更衣洗漱。

  完美身材和长相的女人,配上妻子温柔贤惠的性格,简直是要人命了!

  洗刷完毕,老周迅速爬上床,凑到女人的身边。

  尽管洗过澡,妻子周遭仍萦绕着某种老周没听说过牌子的高档香水的迷幻味道,老周贪婪的嗅着,那滋味让人沉醉。

  妻子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红着脸说道:

  「瞎闻什么呢!」

  老周腆着脸痴痴笑着,看着妻子的脸一阵出神。女人白皙的脸庞在卧室昏黄的灯光下现出酡红色,精致的五官摆出妻子惯常的娇憨模样,配上现在这副长相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傻样儿!没看过啊?」

  老周撑着下巴,眼睛片刻不肯离开女人的脸庞,说:

  「还真没看过。」

  老周越凑越近,炽热的呼吸喷在妻子耳根处,撩拨的她痒痒的。

  妻子抵不过,推搡着老周,说:

  「别闹!我还没看完呢!」

  妻子指的是平板电脑上的玛丽苏电视剧。

  老周一把抓过平板,扔到一边,说道:

  「这有什么好看的!」

  说着,半边身子已经攀到妻子身上,早已耸立的胯下顶在妻子屁股上,老周还往前顶了一顶。

  「老婆,我今天状态还行,咱们来吧!」

  妻子拗不过,半推半就的倒在老周怀里,腻声道:

  「讨厌!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起劲?」

  「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嘛!」

  「贫嘴!」湿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两具火热的躯体紧紧纠缠,女人的身高要比妻子高一些,老周一时不太适应,费了一阵力气才找准位置。

  进入的一刹那,老周突然停了下来。

  妻子扭动着身体,显然对老周的戛然而止有些不满,她喘着粗气,埋怨道:

  「怎么停下来了?」

  老周努力压抑住下体的冲动,贴在妻子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妻子听罢抬起手在老周胸口擂了一下,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羞道:

  「讨厌!等着!」

  说着,光着身子下了床,走到衣柜旁悉悉索索了一阵。

  老周将双手枕在头后,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机会可只有一次(好吧,其实不止一次),当然得好好珍惜才行。

  不多时,妻子回来了,双手捂着脸,似乎羞于面对老周。

  原来,妻子穿上了(教研主任)白天穿的黑丝袜和高跟鞋,除此之外,全身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老周心说,原来你也不这样穿啊!

  妻子来到床边,还是有些犹豫。

  「真的要穿高跟鞋上床么?多脏啊!还有这条丝袜,都穿一整天了……」老周不等妻子说完,粗暴的将她抱上床,压在自己身下。两只手从臀部开始一寸一寸的滑过妻子的丝腿,最后扛在自己的肩上,鼻子紧贴着小腿的部位,嗅着丝袜的原味,最后伸出舌头,一舔而下。

  「嗨!多脏啊!别舔!」

  妻子不知道老周今天怎么了,似乎和平时哪里不同,但新奇的方式确实给了她完全不一样的刺激体验,不及多想,汹涌的快感如潮般袭来,冲垮了理智的堤坝,她也懒得再管那许多了。

  眼见妻子下体的丝袜被洇湿了一大片,老周也不再等了,一把扯烂湿透了的丝袜,挺枪刺入。

  妻子的身体一下子绷紧,痉挛的手指紧紧撕扯着身下的床单。

  两具身体激烈的纠缠在一起,疯狂扭动,忘情呻吟。身下的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抗议,腿上的丝袜饱受惨无人道的蹂躏,已经支离破碎,高跟鞋一只还挂在妻子的脚上,而另一只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激烈的战况持续了整晚,直到月挂窗头,两人才终于耗尽最后的体力,沉沉的睡去了。妻子八爪鱼般趴在老周的身上,生怕老周跑掉似的,劳务许是身子被压得久了,艰难的扭了扭身子,消失的高跟鞋从老周屁股底下露出一个鞋跟,正死死的顶着老周的大腿,他却已经全然不知了,脸上只挂着满心的愉悦。

  【完】